中国美术家旗下 登录 免费注册
| 网站导航 | 旧版入口 | 设为首页 | 帮助 | 热线:18611689969
新闻 评论 访谈 展讯 专题
视频 媒体 趣闻 杂志 点评
素材 百科 知识 史论 理论
会员 名家 官网 新锐 当代
论坛 群组 博客 微博 互动
辞典 教材 尚品 工具 艺搜
拍卖 预展 结果 排行 公司
交易 图书 特价 品牌 店铺
服务 建站 推广 人才 展示
机构 协会 画院 美院 基地 企业
画廊 连锁 收藏 博览会 博物馆 美术馆
代理 济南 长沙 曲阜 常州 加盟
旗下网站 》 国画家 油画家 版画家 雕塑家 建筑家 工艺美术家 中国紫砂艺术 书法大家 当代艺术 画廊网 美术114 摄影网 民间艺术 美术高考网 童画网 拍卖网 艺商网
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
2020年11月18日 中国美术家网 责任编辑:中国美术家网 热度:0  

    行斌,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派诗、书、画、印大艺术的开创者,开新了一代风气,创造了真正的经典。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和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于2015年元月作出‘一代书圣、印圣——行斌’的隆重推举。特别自中国精彩推出:“中国核心艺术家: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大型艺术形象专题片成功地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大型电子显示屏展示推广以来,让世界真正了解了一个更直观更立体的中国艺术大家。成功地展示,“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及其“伟大的‘行派书法篆刻’”艺术,不仅博得全球更加广泛关注,而且真正让世人感受到了“东方大国艺术”的伟大生命力及其巨大的心灵震撼!中国新闻联播也做了“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专题报道”。行斌,笔名丑石,斋名丑石斋,1956年生。系闻名中外的诗、书、画、篆刻大家,并以著名诗人和国学家、以及鉴赏家、收藏家、赏石家并誉海内外。


    9月15日行斌先生应邀为故宫600周年题写了“喜迎故宫六百年  众星捧月共此时”的题词。(4尺整张)


    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应邀为故宫600周年题词


    世界的东方有一个文明古国——她就是中国;

    全球最顶级的文化艺术殿堂——是中国故宫;

    中华民族艺术文化最高象征——是北京故宫!

    2020年,中国和世界将迎来故宫建成600周年,六百年是故宫的六百年,更是中国的六百年。国之盛世,无不激荡着民族复兴的自豪,值此故宫600周年之际,9月15日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先生应邀为故宫600周年题写了“喜迎故宫六百年  众星捧月共此时”的题词。据悉:“故宫600年庆祝活动组委会”日前发布了“艺术名家对行斌作品的点评总结”点评词。特授予先生“中国文化 百年巨匠”荣誉称号。并发布了“百年文化巨匠——行斌”评鉴词和“纪念紫禁城建成600周年”纪念币。

    如是文化盛事正值中国人民初步战胜‘新冠肺炎疫情’胜利,整个中华民族,上下一心。各行各业,兴欣在旺的2020,特别在这“诗意中秋 美丽中国”“国庆佳节 普天同庆”之“十月一双节合一”前夕获此殊荣,不仅是对行斌先生的莫大荣誉,而且在中国书法篆刻史上具有极其深远的历史意义。


    故宫六百年大型纪念活动组委会发布的“艺术名家对行斌书法的点评词”


    紫禁城与‘书圣’的世纪渊源

    众所周知,在中国艺术史(特别是近代美术史)上唯有紫禁城与‘书圣’有着割舍不开的渊源:不管是《唐人摹本兰亭序》、《定武本兰亭序》特别是被乾隆皇帝视为“书法生命”的“三希堂法帖(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远帖》)”以及怀素的《自叙贴》和张旭的《古诗四贴》及其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苏轼的《黄州寒食诗》贴等都是紫禁城的……。2014年12月,故宫博物院经过专家学者反复论证,于当年的12月特地精选并编纂了以‘伟大的行斌书法’为主题的“行斌、怀素、米芾、王羲之、启功” 6人经典合辑:《历代名家书法》三万册在世界进行了首发。书中刊发了行斌的篆刻作品8方(皆7cm左右见方)和篆刻印屏作品《屈原·橘颂诗》(80 cm ×20 cm);行斌的:行派一线潮狂草:【《唐·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并开语】(350×75×6)、行派一线潮狂草:【《唐·李太白·草书歌行》并后记 】(1100cm×150cm)、和行派一线潮狂草:【《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并解读】(1250cm×150cm)以及榜书两幅和榜书诗联等,并特别将先生的【《唐·韩愈·石鼓歌》 ——大篆笔意书藤篆也】(八尺)扇作作为封面。书中发表了著名的“一代书圣柔而‘阳刚正大’ 之书风——行派‘一线潮狂草’欣赏”的书(史)评。文中高度评价了先生开创的“行派‘一线潮狂草’”正以其奔放纵逸、雷霆万钧、雄强狂放,变化莫测,妙绝古今的气派,张扬着我们蒸蒸日上的盛世中国的时代精神!她向世人展示的是一种:真正充满“将21世纪的中国书法推向书法史的顶峰”之艺术创造力和藐视东洋和前人书法审美的人格魅力!同时还发表了欧阳中石先生的著名书法论评——《正论“一代书圣——行斌”》。首发就震惊了世界,得到了令人意象不到的一片赞叹……面对不绝于耳的敬佩和赞扬,时至今日故宫还不断接到世界各地……以及。就此,世界吉尼斯特于2015年一月特授予:“行斌、达芬奇、梵高和毕加索”4位艺术家“世界艺术巨匠”荣誉称号(并颁发了奖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类贡献奖文化艺术类评审委员会”和“中国文化艺术终身成就奖评定中心”联合授予先生 “人类贡献奖文化艺术类金奖”;同时中国人民杰出艺术家评审委员会经:初评筛选——专家评分——委员会成员投票——委员会综合审核评定的严格过程特授予先生“中国人民杰出艺术家”荣誉称号。如是云云,我们倍感伟大的行派书法、篆刻艺术的世纪震撼!平心而论,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在中外艺术史上,是一个巨大的存在!正如中国新闻联播的《伟大的时代孕育伟大的书圣精神——国宝艺术大师行斌致敬祖国最可爱的人》报道中所指出:“……伟大的书圣、印圣不是呼唤出来的,也不是凭空产生出来的。他是我们伟大时代所特有的文化情势、及其境遇的产物!故宫博物院的《大美中国  紫禁之巅——中国传世艺术名家》新闻词如是说:……他的艺术深深地根植于我们中华民族及其博大的民族文化土壤之中!行斌先生开创的经典的一代行派——书法、篆刻‘艺术及图式’,不仅已成为书法(篆刻)传统的永恒象征,而且更以其对书法(篆刻)史的创造性转换,使他真正成为彪炳书法(篆刻)史的伟大书家。”


    行派篆刻(印屏):《金石造像颂邓公》(300cm×120cm)


    释文:(从右至左)

    我们的总设计师【(附边款)12cm×7cm】(1992年刻)实事求是【7.8cm×7.8cm(附边款)】发展是硬道理【10.5cm×10.5cm】(1992年刻)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12cm×12cm(附边款)】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9.5cm×9.5cm(附边款)】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12.5cm×12.5cm(附边款)】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12.5cm×12.5cm(附边款)】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13cm×12.5cm(附边款)】科教兴国12cm×12.5cm(附边款)和平统一【12.5cm×12.5cm(附边款)】一国两制【12.5cm×12.5cm(附边款)】


    《金石造像颂邓公》欣赏

    (这件创作于2001年的252×96cm的大型扇作——《金石造像颂邓公》的作品中,不仅那13方‘朱红色巨印’及13块‘深红色(注:传统为黑色)边款’乃是刀凿而成,就连邓小平同志的画像(注:小平同志‘面部’那饱经沧桑的‘质感’都表现的……)以及苍劲古老的松柏、雄伟的万里长城,还有深圳、香港等‘大型画面’也都是在‘巨大印石’上刀凿而成,然后再用他那——‘行派’独创之‘技法’再现于‘画面上’的“金石造像画”(行斌先生独造的“金石造像画”,分为‘西洋具像式’‘和‘中国汉画像式’两种风格。该作即典型的:“‘行派’‘西洋具像式’金石造像画”)!

    而早在八十年代: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先生就与故宫结下了深深的艺术大缘。1989年初春,尽管还‘冷风’嗖嗖……。但对于行斌先生的艺术生涯来说可真是极不平凡:在一代国画大师,时任荣宝斋顾问的董寿平和国学大师、书坛巨星启功先生(刚从日本回国)的亲切关怀下,由荣宝斋和中国书画家协会(中国书画家联谊会前身)中国书画研究会(社)中国书画学会等主办的行斌的“丑石书画篆刻艺术展”(注:丑石乃行斌先生笔名) 先后如期在荣宝斋二楼南大厅和中国美术馆及香港国际画廊展出:然就在他于北京办展览间隙,启功先生曾几度引荐并陪同先生于荣宝斋、故宫、中国美术馆(特别是故宫)……在大师前辈引导下,亲眼赏阅历代名家精品,特别是启功先生几度陪同先生于故宫,零距离品鉴故宫所藏历古至今的中国书画精品的真迹使他……厚积顿化,境界升华。不仅书画大进,而且以前所未有的‘创举’,全身心地浸淫于中国诗、书、画、篆刻的巅峰求索及其“篆刻印屏”以及由此而派生的“金石造像画”画种的独造之中。他说:就篆刻而言:除了‘印作’本身的创作外,如何推陈出新地从根本上改变篆刻为俗称的“雕虫小技”的陈俗偏见,还东方明珠——篆刻艺术以‘与其他姊妹艺术同等地位’之本来面目。……他在反复研究了中国历代艺术家的审美方式以及东方传统的审美习惯,特别是在北京举办展览期间亲眼看到的荣宝斋、故宫、中国美术馆,特别是故宫等所藏历古至今的中国书画精品的真迹中,由于岁月及时代的变迁,在作品中自然而然地留下的历史痕迹:大小、轻重、风格各异的各式朱红艳丽的诸如:“三希堂精鉴玺”、“御览之宝”、以及“精藏”之类的玺、印犹如众星丽天般自然撒落于各式题跋、诗款、鉴跋特别是书画之间……。如是一切,在先生眼里已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精鉴玺”、“印记”之类的信物……而是按照自然法则,于不经意中天然形成的胜似“书画本身”的天然印屏!然这(原创美)正是先生所苦苦寻觅和追求的! 这种‘印屏美的发现’不仅使先生积淀多年的艺术理念受到了冲撞,同时也使他非常惊喜!……就是这种“惊喜”,才激发了他对“印屏美”的探索和创造的兴趣!行斌先生说:“中国古代的艺术家虽将诗歌、绘画和篆刻一起组成堪称中国三绝的独特而完美的绘画布局(画屏),开创了融诗、书、画、印于一屏,追求‘写意’和‘形神皆备’的传统。但这其中书画、诗文是主体,而篆刻仅作为‘点睛’之类的点缀,仅此而已!而我偏要大胆地在东方艺术之长河中,试图‘本末倒置’地集书画、诗文、篆刻的精华之大成,一改传统,独辟一径,自成一格。……”经过苦苦求索,终于实现了他那以金石篆刻为主(唱主角),诗书画并举(作配角)的前无古人的“‘篆刻’印屏”创作新领域!


    扇面《金石造像颂邓公》作品中:巨印——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12.5cm×12.5cm(附边款)】


    书圣印圣题词  纪念故宫600岁

    但说今年——2020,整个中华大地,东西南北中…大事、喜事…其中,中国故宫为喜迎故宫六百年,特在“我国初步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背景下,用“微信的形式”隆重举办了“庆祝故宫六百年”——《大美中国 紫禁之巅》大型活动。并隆重推出了“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根植于我们中华民族及其博大的文化土壤中”图文相印板块引人入胜……也真正引起了中外书画史学界、特别是书法艺术界的高度关注:故宫博物院的《大美中国  紫禁之巅——中国传世艺术名家》新闻词如是说:……谨此,我们特别隆重推举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及其艺术,并以此共品和见证故宫600年的荣耀,共享这场文化盛宴。就在“双十节”前夕的9月15日,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先生又应邀为故宫600周年题写了“喜迎故宫六百年  众星捧月共此时”的题词。著名书法家、文物鉴赏家、故宫博物院院长(原)故宫博物院故宫学院院长单霽翔先生也向世人发布了“行斌先生的书法造诣足以代表当代书法界最高水准,难能可贵,他的作品以后将成为故宫博物院‘座上宾’,将永久收藏展览,可谓当代一代书法大家。行斌其书法作品在故宫的展出定能够使故宫博物院蓬荜生辉”的点评。可以肯定: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先生与故宫的“2020互动”,不仅永远铭记于紫禁城600周年,而且在中国文化艺术史上……


    行派篆刻(印屏):《屈原·橘颂诗》(80cm ×20 cm)


    释文(4方巨印):

    (一)《屈原·橘颂诗》全文印(二)深固难徙,更壹志兮。(三)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四)秉德无私,参天地兮。【注:4方巨印皆8cm×8cm】


    作为伟大的书圣,行斌先生在诗、书、画、印的造诣堪称四绝,特别是“伟大的书圣和伟大的印圣”之艺术及其伟大的书法精神,早已是中外书画史学界、艺术界盛赞不衰的热门话题。而早在1986年他就应邀代表中国参加中日第二回兰亭笔会,是此次笔会中年龄最年青的一位。其书、画、篆刻曾多次在国内外有重大影响力的诸如:(法国)中国青年画展、14届世界美术博览会……并获(日本)“第三届中日水墨画联展(获特别优秀奖)1999日本书人会所第23回国际亲善书画展最高奖___文部大臣奖以及中日美术交流协会1988年特别优秀奖……为中国赢得了荣誉!欧阳中石先生在他的著名书法论评——《正论“一代书圣——行斌”》中指出:“……他(行斌)是书法史上真正实现了不受书体(真、草【特别是狂草】、隶、篆【包括甲骨、钟鼎、秦篆】、……行)、尺幅形式及大小等的约束,不论小幅短札或立轴、或横幛、或扇面、或……,彻底打破了千年以来真、草、隶、篆及其狂草书法创作的‘禁格’和‘法界森严’,特别将狂草书法及篆刻的独造推向了一个近极的,贯以巨幅大幛的,气势夺人的……全新境界。他是书法史上真正从书法艺术的必然王国进入了自由王国,他更以其炉火纯青和登峰造极的境界真正成就了中国书法艺术的最高峰。……”品读欧阳中石教授的书法论评,再纵观漫长的中国书法史,我们惊奇地看到:行斌书法不仅在‘造法’的积古开新上横贯千古,而且其形式和内涵上的独造更是旷古的。


    《唐·韩愈·石鼓歌》——大篆笔意书藤篆也(八尺)


    【释文:

    张生手持石鼓文,劝我试作石鼓歌。少陵无人谪仙死,才薄将奈石鼓何。周纲凌迟四海沸,宣王愤起挥天戈。大开明堂受朝贺,诸侯剑佩鸣相磨。蒐于岐阳骋雄俊,万里禽兽皆遮罗。镌功勒成告万世,凿石作鼓隳嵯峨。从臣才艺咸第一,拣选撰刻留山阿。雨淋日灸野火燎,鬼物守护烦撝呵。公从何处得纸本,毫发尽备无差讹。辞严义密读难晓,字体不类隶与蝌。年深岂免有缺画,快剑斫断生蛟鼍。鸾翔凤翥众仙下,珊瑚碧树交枝柯。金绳铁索锁纽壮,古鼎跃水龙腾梭。陋儒编诗不收入,二雅褊迫无委蛇。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遗羲娥。 嗟余好古生苦晚,对此涕泪双滂沱。忆昔初蒙博士征,其年始改称元和。 故人从军在右辅,为我度量掘臼科。濯冠沐浴告祭酒,如此至宝存岂多。毡包席裹可立致,十鼓只载数骆驼。荐诸太庙比郜鼎,光价岂止百倍过。圣恩若许留太学,诸生讲解得切磋。 观经鸿都尚填咽,坐见举国来奔波。剜苔剔藓露节角,安置妥帖平不颇。大厦深檐与盖覆,经历久远期无佗。中朝大官老于事,讵肯感激徒媕娿。牧童敲火牛砺角,谁复著手为摩挲。日销月铄就埋没,六年西顾空吟哦。 羲之俗书趁姿媚,数纸尚可博白鹅。继周八代争战罢,无人收拾理则那。方今太平日无事,柄任儒术崇丘轲。 安能以此尚论列,愿借辩口如悬河。石鼓之歌止于此,呜呼吾意其蹉跎。时在壬午三月 行斌书篆于丑石斋】

    作为中国书法史上真正开一代书风的“行派‘一线潮狂草’”,被誉为“是盛世中国奉献给中国书法史的一份‘最厚重的礼物’!”“……它不仅为“狂草的创作”开启了一扇‘法门’,而且真正实现了“行派‘一线潮狂草’”横贯魏、晋、唐……的“时代性突破”!被誉为:“……行斌后千年无人可逾越!它是怀素后1200多年,狂草书法创作的又一高峰……”!


    行派楷书《宋·苏轼·留侯论》(长6尺)


    身为伟大的书圣,行斌先生的楷书造诣也颇具风采。他的《苏轼·留侯论》的正楷立轴(长:8尺)即有钟、王之意,更有对唐楷、魏碑的深悟,通篇文字结体大小自如,洒落随韵。书写一气呵成,用笔流畅但又凝重,起笔收笔和提按顿挫有斩钉截铁之感,流畅之中又弥漫着浓厚的金石气息。是的,他的正楷之最大优势就在于不落俗套,脱巾独步!也有人认为:他的楷书与他篆刻边款的单刀顿切、笔意豪放、清淳雅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其楷法,一些权威媒体如此评价:“楷法荡魄,静气逼人,晋风飕飕,真正难得一见的好楷书。”“……这件楷书的价值在于:使传统楷法的线条和结构模式有了质的变化。笔法多用篆法,改变了一般写楷书偏重于提按的习惯。线条中截圆满雄厚,是唐以后楷书家不可企及的!特别是结构充满了篆隶的质朴和魏碑俊厚洞达之气。这也只有这位篆刻大师才能达到。 ”【注:本段文字快照于《盛世收藏》网】


    行派一线潮狂草:《李太白 • 草书歌行》并后记(73cm×225cm×6)


    【释文:

    起来向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怳怳如闻神鬼惊,时时只见龙蛇走。

    左盘右蹙如惊电,状同楚汉相攻战。湖南七郡凡几家,家(三)

    家屏障书题遍。王逸少,张伯英,古来几许浪得名。张颠老死不足数,我师此义不师古。古来万事贵天生,何必要公孙大娘浑脱舞。行斌于壬辰冬至(四)】

    ……


    行斌独创的‘行派藤篆’和‘行派草篆’两种篆书书体,被誉为是书法艺术史上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合璧的经典!他独造的:“金石造像画” 画种(具有‘金石味’的西洋具像式和中国汉画像式两种风格)、及其独特之“篆刻‘印屏’” 在中外书画史学界、艺术界享有广泛高度赞誉,并载入艺术史册。而这些都集中在先生一人身上,就不能不让中国乃至世界为之惊叹!……


    行派藤篆:《南朝宋·包照·飞白书势铭》(长6尺)【款:大篆笔意融狂草之韵别具藤篆光辉也刻】


    【行派篆书四种(释文)秋毫精劲,霜素凝鲜。沾此瑶波,染彼松烟。超工八法,尽奇六文。鸟企龙 跃,珠解泉分。轻如游雾,重似崩云。绝锋剑摧,惊势箭飞。差池燕起,振迅鸿 归,临危制节,中险腾机。圭角星芒,明丽烂逸。丝萦发垂,平理端密。盈尺锦 两,片字金镒。故仙、芝烦弱,既匪足双;虫、虎琐碎,又安能匹。君子品之, 是最神笔。】


    当然,作为伟大的印圣,卓越的金石造诣及其‘一路从古走来’的……以及坚实而深厚的诗、书、画、国学及传统文化根基作保障……故而在篆刻创作上,不论从刀法的‘一任自然’, 还是到章法的‘大疏大密’与‘大实大虚’的相悟相生,直至开拓出极具“‘行派’ 面目”的篆刻艺术风格。这其中在‘胆敢独造’上是直造千古的!有评论指出:70——80年代,他纵观秦汉以来金石善本,先是多年如一日地临习汉印(多在砖上刻),……继而又是多年如一日地在汉印与古玺中寻找突破口……。而众所周知的是:行斌篆刻进入成熟和创新,是自80年代后。他凭借其得天独厚的诗、书、画和传统文化的坚实根基以及多年来用近数千方砖块、石头上练就的‘较硬的手底工夫’和敏锐的艺术洞察力,在对秦汉印蜕、战国古玺、宋抑、元朱及历代铜镜,金石碑版等传统经典深入刻苦研究的基础上,通过变通古今、取其巧妙,避开习气、取其质朴,摒除粗劣……在古意和今意、文人气与工匠气等诸多矛盾中寻求统一。形成了他粗犷浑厚、刀痕斑驳,雄健率真,险峻自然的“大写意型”印风:大至20公分见方的巨印,小至不足1厘米的子玺,方方布局疏密有致,笔意雄浑奔放,用刀刚健泼辣,每每治印信手随笔(刀),粗放斑驳,看似冲、切、顿、挫随意,但巧意匠心却隐居其中,更见印面灿烂石花,磊磊落落,生机蓬勃,增添着随意凿成的风格。而到了90年代后期,他的“篆刻语言”开始了全新的诗意化开拓时期。


    行派“篆刻印屏” 作品:《金石造像——颂奥运》(四尺整张)


    作品中:四方(20×20cm)朱红色巨印:“和平、友谊、进步。”、“以人为本,大众参与。”、“更高、更快、更强。”、“公开、公正、公平。”与‘同刊于石’的四方黑色款识(边款)交相辉映,自然散布于:以奥林匹克会徽---‘五环’为主题而精心创作,且典雅的“行派‘金石造像画’”——《同在五环下》作品[即:具有‘金石味’之‘中国汉画像式风格’的金石造像画]之间。……


    如今其篆刻已成功地将其‘行派藤篆’篆法与《天发神谶碑》以及魏碑中的《比丘惠感为亡父母造像题记》、《云阳伯郑长酞亡父母造像题记》的布阵、用笔及刀法等熔成一体,并在此基础上,挹取秦代权量、汉魏六朝砖甓意趣于一堂,使‘行派篆刻’生面别开,独树一帜!实为极具开拓意义的伟大之举。庄子曰:“既雕既琢,复归于朴”。让我们吟着古人的名言,来亲身感受一次——‘行派篆刻’新作之‘此中滋味’吧:篆刻新作:“澄澈万古厚积秀”【( 13.8×16.8cm)行斌诗句】和“丑石弈千古,‘行派’敛厚积 。开山造大美,启后万户林 。”【(15×15cm)行斌诗:《行派吟》】。明眼人一看便会感知:……既:极具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又“痛快爽利”。同时又“自古无此面目”!他说:“‘书从印入,印从书出’!篆刻要有自己的风格,首先书法要有自己的风格!……历史上,凡开一代篆刻宗派的大家,皆一代名书家、画家和诗人……。”他又说:“真正‘自具面目’的篆刻大家的‘印’,如同‘庄主坐堂,面目旷古’!而时下‘潮流派’” 的‘印’如同‘无家游民,面目散淡无从’!假如我们从一代大家齐白石50年代后所刻大量印作中随意拿任何一方印,都能感受到大师那‘痛快爽利’的‘白石面目’——浑厚苍劲、生辣朴茂的篆刻气息和他由《三公山》及《天发神谶碑》等演化而生的气势雄伟,既有秦汉人的雄强朴厚,又有现代人以古为今的生气的‘篆书书法气息’是 互为印证的!而假如你在时下的一些展览中拿出 一些‘入展甚至获大奬的‘潮流派’的‘印作’ 就不会有这样的感受了!因为当下的许多印人就根本不会写篆书!是东拚西凑‘做作’的。如果让他再拿出‘另外一方印’,就不会有‘如此面目’了。至于风格就更是……。因为 ‘潮流派’”浮澡成风,把入展、获奖和投其“评委”所好作为艺术的目标,追求视觉的刺激与感官的悦目,使篆刻创作流于形式,……他们忽略甚至对中国艺术内核的要素——传统的中国文化,特别是诗、书、画等对“篆刻的根本作用”是否定的!——因为他们最怕、当然也‘无心’和‘无力’驮负千年积淀的优秀的人文精神的……就更不知“书从印入,印从书出”之……。多年来,行斌先生始终把启功大师赠于他的“雅的境界是从厚学中得来的”。坚信“成就就是人品学养的汇聚”始终把读万卷书和把书画篆刻、诗文作为内养修心的手段。正确地把握自己,不趋时、不盲从、甘于寂寞,坚定地走经典大道是行斌成长为一代伟大印圣的根本所在!


    行派‘一线潮狂草’”: 【《宋·周敦颐·爱莲说》】横幛(144cm×458cm)


    (戊戌立秋日过会,茶余午后,趁着雅兴,与众宾友莲池闲步亦共品周敦颐‘爱莲说’,别一番……“出淤泥而不染”之此中意味也。岂止人品?就我们中:苦心于中国书画巅峰之登攀者更关乎——“道”之艺术命题也。)


    如上,我们品赏了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先生为故宫600周年题写的“喜迎故宫六百年  众星捧月共此时”题词;“故宫600年庆祝活动组委会”发布的“艺术名家对行斌作品的点评总结”点评词。并特授予先生“中国文化  百年巨匠”荣誉称号,发布了“百年文化巨匠——行斌”评鉴词。如此品书赏评不仅使人养眼悦心,而且仿佛把人引入云间雾里的感受了一回:作为伟大的书圣、印圣的行斌‘伟大的人格魅力’!他是真正意义上以国学大家的‘境界’和诗人的‘情怀’以及政治家的睿智远虑,攀沿于历古至今“艺术大师”们的成功之道而‘全面的修养自我’和‘全面的创造自我’的……。是诗、书、画、印相悟相生‘合而化之’的结果!我们说先生的伟大,不仅取决于他“致广大、尽精微”的大美境界,而且更在于他历史而唯物的‘直越雷池的治书境界’:当然,中外艺术界普遍公认的他的真正与伟大,还取决于他伟大的 “‘大艺术观、艺术大国’思想”指导下的“艺术创造精神”及其“不仅为往圣继绝学,而且以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的‘大手笔’为中国艺术造新法、开绝学”之伟大之举!我们看到:他不仅把中国书法篆刻(包括真、草‘特别是狂草’、隶、篆、行)艺术开江到一种“互为营养,杂糅相嵴的全新境界”,创造出了令中国艺术耳目一新的行派藤篆(包括藤篆印)和行派草篆(包括草篆印);对中国书法(包括真、草‘特别是狂草’、隶、篆及其甲骨、钟鼎、秦篆、行)用诗、书、画、印,特别是中国哲学的‘综合思维和眼光’进行了全新的‘灵根再造’;创造性地用“诗境及其‘诗的语言’” 对中国书法(包括真、草‘特别是狂草’、隶、篆、行)、篆刻进行‘体系性’创造(作)和诠释的先河。


    行派一线潮狂草:【《唐·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并开语】(350×75×6)


    释文:

    【《春江花月夜》——大唐诗人:张若虚诗抄。行斌书并记于庚寅。

    开语:中国古典名曲——《春江花月夜》之“曲名”可谓改了千年,最终还是以唐代诗人张若虚的诗——《春江花月夜》之“诗名”而……。这或许是因为‘此曲’悠扬委婉的旋律与‘此诗’清澄窅远的艺术境界相为一体之……。而诗中伤感之情的流(一)露反倒增添了些许“‘飞白’之‘书情’”……如是一切,恰与“行派——狂草书法之‘造景(境)之旨’”相拍和。故飞白狂草图之于中秋。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二)】


    就以先生‘为往圣继绝学’来说吧:首先是他历史而唯物的‘直越雷池的治书境界’:也因此,我们会在他的书法中看到:即吸收了‘二王’“绞转笔法”和“(时而是‘王羲之书’之)不急不迫的‘运(行)笔”的优点,时而……。但又对历史上被人认为“王书过于姿媚而少雄壮之气”以及“由于思想方法和认识上的局限招致缺乏民族气节” 等等……打破和革故了‘王羲之书’所淡出的 “有女郎才,而无丈夫气”(唐·张怀瓘评王羲之)……以及“……古来草圣无不知,岂不知右军与献之,虽有壮丽之骨,恨无狂逸之姿。” (唐·任华诗)之弊……包括历史上著名的如:祝允明狂而不肆……虽狂但乏神无势,缺少发乎情性的神采气韵……等等,他还对历代书家因使才而时入轻薄,求端庄却入板滞之弊进行了大胆的革造。我们可从他的书法:无论是“行派‘一线潮狂草’”还是行、楷书或篆书,用笔之从容,笔端变化之丰富中明显的看到:(比如他的‘一线潮狂草’)不仅比怀素笔下多致,而且不急不迫,不仅没有怀素由于用笔瘦硬,纯用中锋,而表现出的起伏提按变化不大和只顾用笔迅疾而造成的轻重缓急无甚变化……之弊。又融入了画意意象美和他独到的‘印章的单刀直入式’简洁为上的明快与……直至以虚胜实,以一当十之篆刻布阵之法。他还总结了历代草书大家转折处太猛、不自然,或章法考虑太多和过于求变化而失气韵, 以及王铎草书的行距疏空,字距茂密,使狂草书法的“情感容量”趋于‘欣赏乏味’和 墨法上虽“数百年仍见润泽”但忽视了“流于造作”等不意垢迹……

    ……鉴于行斌先生对中国书法篆刻艺术的伟大贡献,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和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于公元二零一五年,作出了《一代书圣、印圣行斌》的隆重推举。(全文如下):



    篆刻释文:(自左至右)

    辉耀九州(9×9cm)和平统一(9×9cm)祥光北指(9×11cm )全文印:《赵朴老·为西泠印社题诗》(5.5×5.5cm)【附边款:“篆该力追秦汉远,功深自有神来腕。刀锋所到意有余,异识齐飞称浙皖。西泠诸子多铮铮,不袭古貌取其神。摒除奇巧重风貌,待看推陈以出新。”】初生牛儿不畏虎(子玺0.9×0.9cm)【附边款:元朱文宜细宜工。然细则易弱,工则易板。何以得到醇雅宁静之艺术效果?余在线条之变化,刀法之锤炼,文字之修养上有所感悟。何如?请指正之……】乳臭未尽之人(子玺0.9×0.9cm)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7×7cm)肖形狗(0.7×0.7cm)浙皖有嶺【附边款:百年前的印坛有方圆分驰,南(浙派)北(皖派)对峙之说。故作此印。(1.6×1.6cm)】书印恒光(子玺1.1×1.1cm)乳臭未尽之人(子玺0.9×0.9cm)既雕既琢,复归于璞(封泥印·附边款:吴昌硕《西泠印社记》4.8×4.8cm)肖形人物【附边款:搜尽平凡,取神遗貌,得不似之似乃吾创作肖形印之真意也。此印已流入日本,今又重刻。壬申年八月行斌记】}(4.8×4.8cm)


    一代书圣、印圣行斌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隆重推举‘一代书圣、印圣——行斌’及其:由行斌先生开创的经典的“一代‘行派’诗、书、画、印‘大艺术’”。正如中共中央宣传部所指出:

    “……中共中央宣传部特郑重严肃而隆重地推举‘一代书圣、印圣——行斌’及其:由行斌先生开创的经典的‘一代行派诗、书、画、印大艺术’。作为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及其共同主办此次大型活动的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毛泽东思想研究会、中国国家画院、中央美术学院及其组织委员会和专家委员会,尽管我们一再认为‘书圣大师的产生不可能一蹴而就,……最起码需要一个较长时间的历史接受和检验过程!因为历史上已经盖棺定论或被举世公认为书法大师,皆为身后事……特别是‘一代书圣、印圣’更属‘深远而漫长的历史定位’。但我们及其组织和专家委员会还是在非常郑重而严肃地纵览漫长的书法篆刻史时惊奇地看到:从先生近半个世纪的书法(篆刻)艺术人生和在漫长的书法史中——‘经典的行派书法(篆刻)’不仅将中国书法(篆刻)之‘感情容量’和‘文化内涵’扩展和通达于‘最广大’之‘境界’,而且更以其:深具极其宽广的中西文化视野。他的艺术是真正意义上用精神照亮人的审美世界的!其艺术及其博大之精神,已事实地成为书法史中最中坚的支撑和重镇,并已事实地成为厚重的书法篆刻传统中最为辉煌和灿烂的永恒象征!被誉为:‘……行斌后千年无人可逾越’!!……他以‘行派书法(篆刻)’‘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的‘永恒经典’‘独造’真正赢得了书法史!……更赢得了中外艺术界所一致公认的:‘一代书圣’和‘一代印(篆刻)圣’!……”

    为隆重介绍‘一代书圣、印圣——行斌’在世界艺术史的特殊地位和艺术成就,及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我们特以中英文对照的形式来重点展现其最具时代感、历史感和民族感的“行派”绝世精品,真正以“真善美”让众人感知“一代书圣、印圣——行斌”及其:由行斌先生开创的经典的“一代‘行派’诗、书、画、印‘大艺术’”魅力以及精髓所在。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2015年元月


    写意国画:《娇红傲春图》九四年写意(宽4尺)


    望文思远,我们介着“伟大的书圣、印圣与故宫的历史渊源”的话题,历史而现实地看到:从历代对王羲之的评论看,其在历史上的地位,虽然得到了唐太宗的鼎力推举,但也是经过反复比对和评论以后才确定下来的。据悉,将王羲之奉为“书圣”,最早见于唐代李嗣真《书后品》,从此至今的千年过去了,围绕“书圣”和“二王”以及“兰亭序的真伪”等话题和争论千年未休。而‘学习、挑战和超越王羲之’,又是千百年来成千上万的书家积极进取向上和为之而奋斗的正当和理想。不管是哪个时代,要是能有人的书法真正超越了王羲之,那肯定是这个时代的骄傲!而千百年来为之奋斗一生的砚边人和仁人志士不计其数,却都以学(功)力不足或缺乏……或……以至今天,一则“伟大的书圣、印圣”的“话题”如划破时空,大有“一石激起千层浪”之……但为止至今,除了一些“牢骚和情绪的发泄”外,还真没能看见对“伟大的书圣、印圣”之艺术的“实质和正当”的“学术性批评”的意见和点评。只是正面和正能量的“主流”却给与了客观、公证而事实地高度赞誉。所以我们说“伟大的时代才会产生伟大的书画家”,这已被漫长的‘美术史’,特别是中国美术史所印证。而作为中国书法:不论是以流美遒劲的书风开一代风气的王羲之也好,(注:东晋书法家王羲之的书圣地位是盛唐确立的),或是把王羲之行草书中的放达不拘推向极致的草圣张旭及其怀素、颜真卿也罢……。他们的产生是“大唐盛世”这个伟大时代的必然!……而在中国有史以来最鼎盛的当今,我们终于看到了:一代伟大的书圣、印圣——行斌先生的巨大存在! 正如专家学者评论中所说:“……盛世、融合的时代,才会产生象行斌先生这样的真真切切的书圣、印圣。是自然的法则!”欧阳中石先生在他的著名书法论文——《正论“一代书圣——行斌”》中指出:“……书法史雄辩地证明:行斌先生‘书圣’之称是当之无愧的。我们不怕有不同意见,也不必要什么组织来命名。历史自有公断。就像书圣王羲之那样,也有人批评他,他本身也不是尽善尽美,但是,他还是书圣,行斌更是书圣。”

    衷心祝愿:中国故宫与盛世中国梦鼎世界。也祝行斌的“艺术峰韵”和“伟大的书法精神”彪炳史册,烁之千代!


    写意国画:《云归处观林壑图》九四年秋写意(宽4尺)


    另悉:【11月5日,著名书法家、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八、九、十、十一、十二届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原顾问、当代书法学科建设重要开拓者欧阳中石先生于北京不幸逝世,享年93岁。】

    ……为深切怀念和表达对老教授的无比……之情,特选刊欧阳中石教授‘对行斌书法点评’的著名书法论文及其题词,以为……。行斌先生沉痛而低沉地告诉笔者:“……书法,作为中国的国粹!如何继承和发扬?欧阳中石老先生的去世,让书法界真正少了一位导师和敢于直白中国书法真伪和真善美的书法泰斗!!!

    ……深深的祈愿和祷祝敬爱的导师一路走好!”

    时在公元2020年11月11日(文化各界在北京八宝山举行“欧阳中石追悼会”时)


    写意国画:《峨眉冬雪》一九八五年写生(宽4尺)


    正论“一代书圣”——行斌

    欧阳中石/文


    书本小道,自古已然。但在中国文化史上,却只有书法被公认为是最能代表中国艺术精神之艺术。而书法史上又是把“书圣”作为中华文化中书艺创造的“尽善尽美”的象征。比如:虽推崇王羲之为“书圣”,但并不把他看作一尊凝固的圣象,而只是看作中华文化中书艺创造的“尽善尽美”之象征。就是说:王羲之在他那一时代到达“尽善尽美”的顶峰,这一“圣象”必将召唤后来者在各自的时代去登攀新的书艺顶峰。

    行斌先生被人们称作“一代书圣”, 同样也是经过反复论证和历史比对而认定的。对于行斌的书法成就,我认为堪与“书圣”王羲之比肩。为什么说行斌先生是当之无愧的书圣,什么样的人才可称为“书圣” 。我认为书圣首先应是大书法家,即书法大家,大师。是他们中被后世公认的最杰出的极个别人。这里,首先要明确,什么样的人可以称得上书法家,我认为,书法家至少必须具备下列几个条件:一是有正确的美学价值观,有正确的审美取向,不能以丑为美或践行旁门左道;二是具有较高的结字和控笔水准。能熟练完成优秀书法作品的创作;三是具有比较鲜明的个人风格或特色;四是具有继承传统和勇于创新的能力,特别是能够较好地找到继承传统和敢于创新(造)的最佳结合点。至于书法大家或大师,只有书艺、书论、书德较高的极少数书法家,并且深具把握创作领域之能力者方可称之。而且他们中的堪称是横贯百代之千古集大成者:诸如书道超群,书艺、书论、书德影响超越时代的真正大师,才可能被后世称之为书圣。在中国书法史上,被后世称之为书圣的人当然极少。有此尊称的,除晋代王羲之和被称作“草圣”的唐代怀素之外,则只有被称作“一代书圣”的行斌。说到底,行斌对中国的书论、书艺和书德等方面的贡献确实杰出,表现确实非凡,这才是他被称作“书圣”的根本缘由。


    2014年11月,欧阳中石先生的题词。


    行斌书法是开创性的和划时代的,堪若挟时代之气,成浩荡之势也!它以一种创造性的书法艺术实践,开辟了一种全新的技法体系和风格模式,开辟了全新的审美境界,承载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人文精神和时代内涵。他为书法演绎时代精神找到了一种恰如其分、十分完美的表现形式,而且以自己的丰富实践为这种表现和演绎找到和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笔墨语言。如今,行斌书法已是一个兼容并蓄的风格体系:所独造“行派一线潮狂草”已是狂草史上经典的圭臬和天下第一!所独造的行派藤篆和行派草篆更是一种脱手而出的篆书体。并以“古不乖时,时不同弊”之义蕴将篆书创作推向全新境界;所独享天下的榜书已不是简单地把字写大,而是开辟了一条与大幅巨障相匹配,以气势宏阔,阳刚大美为价值取向的行派榜书体系!他是书法史上真正实现了不受书体(真、草‘特别是狂草’、隶、篆‘包括甲骨、钟鼎、秦篆……’、行)、尺幅形式及大小等的约束,不论小幅短札或立轴、或横幛、或扇面、或……,彻底打破了千年以来真、草、隶、篆及其狂草书法创作的“禁格”和“法界森严”,特别将狂草书法及篆刻的独造推向了一个近极的,贯以巨幅大幛的,气势夺人的……全新境界。  他是书法史上真正从书法艺术的必然王国进入了自由王国,他更以其炉火纯青和登峰造极的境界真正成就了中国书法艺术的最高峰。

    艺术源于人民,服务人民。作为艺术门类之一的书法,同样如此。真正的书法家因为热爱艺术而追求书法,立志使书法服务人民,绝不会把书法当作追逐名利的工具。以弘扬和热爱书法艺术、服务人民而写,是书法家书德的最高境界。行斌先生从不计较自己的字能卖多少钱,只便在市场经济带来的文化杂糅及其商业炒作的表现欲前先生仍保持“古代艺术家”那种宠辱不惊,一以贯之之平静、纯明而稳定的心态,并以之为中国书法造法、创变、义务书写、免费赠送不计其数。他富于善爱,热心公益事业,表现了一位艺术大家为人民、为国家竭诚奉献的高度社会责任感。总而言之,行斌先生完全达到了书法为人民的最高境界,难能可贵。


    2013年10月,欧阳中石先生的题词。首次发表在2013年出版的《当代中国书画名家作品鉴赏——盛世收藏 红色宝典》。


    我一向主张,每一位书家的书史地位应取决于他为书史贡献了多少。行斌书法雄视古今,博精群法之书史地位,不仅取决于他是中国书法史上真正集大成者,还在于他自觉地顺应历史发展的趋势和时代的审美流变,瞅准盛世中国之整体风貌:精神的极其解放和大胆追求自然和个性的意愿,荆棘丛中开派,万壑林中开法界。其开宗立派,独窥太古;锐意创新,开法创变之举在书法发展史上是亘古未有的。由于行斌先生在书法上突出成就和杰出贡献,书法界乃至学术界早就有人把他称作”一代书圣”这完全是实至名归。历史上已有“书圣王羲之”,现在出一个书圣,必须拿他与王羲之比对,其书道,包括书论、书艺、书德不应亚于王羲之,或者说,他应该有过之而无不及,至少应该旗鼓相当,在某些方面更应稍胜一筹。就是通过一些直观的比对,书学界更有人提出“二王书法只不过是一个时期的代表,而行斌书法却以远迈魏、晋、唐,后盖宋、元、明、清之整个书法史的全部”而真正赢得了书法史!……更赢得了中外艺术界所一致公认的“一代书圣”。


    大型艺术经典专辑《一代天骄书圣 · 行斌》2017年3月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出品(大8k精装豪华版)。


    大型艺术经典专辑《一代天骄书圣 · 行斌》封底


    书法史雄辩地证明:行斌先生“书圣”之称是当之无愧的。我们不怕有不同意见,也不必要什么组织来命名。历史自有公断。就像书圣王羲之那样,也有人批评他,他本身也不是尽善尽美,但是,他还是书圣,行斌更是书圣。

    ……  

    嶙峋大峰,造于天化!余力之是,浑钟鼾鸣。遂引《史记》句:“‘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以寓矣!  

    于甲午二月


    大型艺术经典专辑《一代天骄书圣·行斌》前言


    大型艺术经典专辑《一代天骄书圣·行斌》编辑单位及其委员会

收藏新闻
“格物致知”全国中青年艺术家绘画作品邀请...
128幅!荆州市抗疫美术作品展开展
三人行——齐白石 李苦禅 许麟庐艺术联展将开幕
《杜绝浪费·节约光荣》书法作品展在上海图...
京津冀非遗精品展北京开展
中国藏族黑陶的“壮志雄心”:淘海外 火乡村
雄安新区文物考古进展顺利 崇礼太子城遗址...
来国博,从铜镜中看家国千秋
傅抱石《大涤草堂》亮相嘉德秋拍
法国顶级艺术家捐赠雕塑《阳光下的牛》入藏...
藏品推荐
元青花三顾茅庐
五牛中国红瓷瓶
明洪武官窑青花香炉
中华佛瓷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www.meishujia.cn,All right

外联部:北京市西城区琉璃厂南新华街31号天平商务楼408室 

邮编:100050 电话:010-83165886  010-86238118  18611689969
瑞宝斋画廊:北京市西城区琉璃厂南新华街临6—2号 邮编:100050 电话:010-81935076  18610177221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邮编:100052 电话:010-51252748  13366838869
 E-mail:meishujia2002@126.com    meishujia.cn@163.com   京ICP备05056048号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102(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3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