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家旗下 登录 免费注册
| 网站导航 | 旧版入口 | 设为首页 | 帮助 | 热线:18611689969
新闻 评论 访谈 展讯 专题
视频 媒体 趣闻 杂志 点评
素材 百科 知识 史论 理论
会员 名家 官网 新锐 当代
论坛 群组 博客 微博 互动
辞典 教材 尚品 工具 艺搜
拍卖 预展 结果 排行 公司
交易 图书 特价 品牌 店铺
服务 建站 推广 人才 展示
机构 协会 画院 美院 基地 企业
画廊 连锁 收藏 博览会 博物馆 美术馆
代理 济南 长沙 曲阜 常州 加盟
旗下网站 》 国画家 油画家 版画家 雕塑家 建筑家 工艺美术家 中国紫砂艺术 书法大家 当代艺术 画廊网 美术114 摄影网 民间艺术 美术高考网 童画网 拍卖网 艺商网
兼容并蓄——张继馨写意花鸟画的特色
2017年12月17日 中国美术家网 责任编辑:jiping 热度:0  

    “回眸600年——明四家与当代吴门绘画”特展11月30日开始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展出,这次特展作品全面地回顾、展示了吴门绘画600年来的传承与创新。在展览中我们也见到了张继馨先生的作品。

    张继馨先生不仅是苏州当代花鸟画坛的领军人物,也是江苏花鸟画画坛无可争议的杰出代表,更是中国花鸟画坛的大家。今年5月张老在中国美术馆举办 “吴门馨风-张继馨绘画展”,展出张老不同时期的绘画精品佳作以及写生、课稿,近二百幅,较为全面地展示了他以“磨刀背者”的精神,坚持艺术创作从生活感受中来、从传统艺术中来,在传统艺术的基础上不断创新的执着与追求。画展馨香京城,好评如潮。如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中央美院教授薛永年先生称张老是吴门画派写意花鸟画新风的代表人物,也是我国著作丰富的当代写意花鸟画的画家。著名美术评论家孙克先生说张继馨先生是江苏省花鸟画的代表人物,也是中国花鸟画的大家。王镛先生说,张继馨先生是新吴门画派,尤其是花鸟画的代表画家,创新力非常强,愈老愈求新,晚年在自觉地探索具有苏州水乡特色的写意花鸟画语言形式和审美形式,探索江南水乡写意花鸟画的新图式,这一点实际上是非常伟大的目标。更引人注目的是中国美术馆从张老参展作品中挑选出8幅作为馆藏,一次性收藏画家这么多作品,这在中国美术馆收藏史上也属罕见,由此可见张老写意花鸟画具有的艺术魅力和历史性价值。

    在我国古代花鸟画历史发展过程中,至五代时期就形成所谓“黄家富贵,徐熙野逸”两种不同审美意趣和艺术表现形式。“黄家富贵”是谓形态写实,勾勒、设色工整富丽的一路,宋代院体工笔重彩绘画可为典型,“徐熙野逸”的一路则反之,注重形态的意象性,水墨清华的趣味,这种画风徐熙为先导,至宋元时代才开始在文人绘画中流行起来,逐渐成为画家抒发自我情感的一个重要图式。至明代中期在以沈周、唐寅、陈淳、陆治、周之冕等为代表的苏州画家那里,写意花鸟画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灿烂景象。从徐沁撰写的《明画录》中,更可知道当时苏州除了上述这些花鸟大家外,还有诸如陈淳的儿子陈括,以及王毂祥、朱郎、周天球、鲁治等一大批画家活跃在画坛上,蔚然壮观。从他们存世的作品中可获得作为一个地域画家群的整体绘画风貌和特征,一种从客观写实转向主观抽象过程中的所谓“小写意”。这种小写意画风特征在于:从艺术审美趣味的角度可以概括为具有江南文人秀雅清超,萧散闲逸的精神气质,以及讲究含蓄、稳健,平淡天真的举止风度。从艺术形态表达而言,其绘画笔墨成就的艺术形象是略微脱离了自然生命结构形态之拘束,呈现出画家艺术审美主观意象。简而言之,就是借助绘画媒介把自然形象转化为艺术形态,而这种艺术形态一个关键的特征是无论怎样的笔墨表达,其落在宣纸上的笔墨形态依然是可以识别辨认的,并在观者的心里引起些许浪漫的思绪和感慨,故称之为“小写意”,和具有抽象意味的“大写意”有着很大的差别。苏州传统写意花鸟画这种具有明显地域性的小写意画风的形成和山温水秀,物产丰盛的地域风貌乃至吴侬软语,崇文尚德的社会风气是契合的。苏州秀美的自然风物导致本土花鸟画家自然而然地用温和细腻的小写意笔墨去写生描绘眼前的风景,既讲究花卉枝叶之高低仰俯,禽鸟之飞鸣棲息所呈现的动态变化,同时更注意借用笔墨形式传递出吴郡文人的悠闲自在的生活情味。就如周天球在某一幅作品的题跋中写道:“写生之法,大与绘画异。妙在用笔之遒劲,用墨之浓淡,得化工之巧,具生意之全,不计纤拙形似也。”“大与绘画异”句中“绘画”的意思,我想这里指的应该是那种类似画植物标本的一种画法,缺少生动之致,故为画家不屑一顾。王稚登《国朝吴郡丹青志》评陈淳的花鸟画说:“尤妙写生,一花半叶,淡墨敧豪而疏斜历乱,偏其反而咄咄逼真。”这也是看重陈淳略脱对象自然形态的“妙”的写意精神。而这种注重在花鸟画中注入作者的情思、感怀的写意精神,明清以来一直为苏州画家所秉承,且引导了社会大众对绘画审美价值的取向。

    我们从“青藤白阳”这句广泛流传的俗语可知晓在明代江南地区写意花鸟不仅流行着以苏州陈淳为代表的小写意画风,同时还有着以浙江绍兴徐渭为代表的大写意画风。张岱在《陶庵梦忆》中评价徐渭的大写意说:“今见青藤诸画,离奇超脱,苍劲中姿媚跃出,与其书法奇绝略同。”以其作品观之,可知是取草书笔意于花鸟画之中,开创了气势纵横奔放,笔简意赅,水墨淋漓,层次变化丰富的大写意画风,影响及八大山人、石涛、扬州八怪直至吴昌硕、齐白石,形成一股滚滚洪流,奔腾至今,成为现代写意花鸟的一个重要的派别和样式。而令人感慨的是从明代沈周、陈淳、周之冕等一批吴郡花鸟画家开创的小写意画风,一直到晚清以来的陆廉夫、陈迦庵,陈旧村、柳君然、吴似兰、蔡铣乃至现代的张辛稼所秉承,一路传承有序,依然坚守着鲜明的地域风格风貌,成为形式鲜明的“苏州画风”。但这种画风随着中国社会生活内容的巨大变化,尤其是20世纪以来受外来文化艺术的影响,中国花鸟画固有的传统模式也发生很大变革。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苏州花鸟画家在坚守小写意绘画传统的同时,以开放的胸襟吸纳其他画风来丰富本土小写意花鸟画之内涵。其中佼佼者无疑就是张辛稼。他对陈淳、徐渭、八大、任伯年诸家研习颇深,同时注重花鸟写生与观察,努力探索写意花鸟画新的表现形式和笔墨语言。在题材与内容方面,他的花鸟画作品常常表现出生于斯、长于斯的江南地域风貌,如湖河岸边的野花小草,芦荻水鸟,太湖东西洞庭山的银杏、山花野禽等都是他经常描绘的景象。而其笔墨表现手法则融大写意和小写意于一炉,娴熟地运用具有传统审美意味的笔墨技巧来组织画面,墨块和线条苍劲老辣,然呈现的意趣却是含蓄内敛,隽秀飘逸,清丽劲秀,气息松灵而不失凝练,豪放之中多有婉约之致。特别是吸收“海派”绘画中的色粉技巧,烘染手法去表现画面的光影变化,色调也因此显得绚丽多彩,丰富了小写意花鸟画的表现技法。创作于70年代中期的《樱花燕子》,墨色渲染形成的光影斑驳,珊珊可爱,令人信服地赞叹他在探索花鸟写意艺术新境界所取得的成果。不仅成为苏州现代写意花鸟画杰出代表,更是苏州现代写意花鸟画发展的领跑者。

    张继馨先生是张辛稼的弟子,常州人。出生贫困家庭,青少年时代在极为艰苦的生活环境中自学中国画,临摹古代画家作品,后到苏州谋生,通过友人作介,成为张辛稼的入室弟子,受到严师的教诲,终日磨炼,技艺大为长进,成为乃师的忠实追随者。并从苏州书画界前辈、名家,诸如吴似兰、沙曼翁、张寒月、沈子丞、蒋风白、吴养木、费新我等交游。50-60年代因工作关系经常往返苏沪之间,与上海国画院诸画家,如吴湖帆、江寒汀、陆俨少、张大壮等关系甚密,切磋画艺,受益颇深。60-70年代在苏州吴门画苑担任设计工作,由于他平时注重观察写生花鸟之结构形态,因此设计工笔画稿不用草图,随意勾勒完成,几无废品,令专门从事工笔画创作者惊讶不已。在这一时期,临摹古代书画、外出写生成为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二件事。从本画册收入的他早期临摹的作品中,即可想见他当时身居陋室,青灯孤影,认真执着的生命光辉。70年代后期调入苏州工艺美术职业大学从事教学工作,并担任副校长之职,主管学校教学工作。由此,先生进入了一个能潜心钻研写意花鸟画的工作环境。在教学之馀,他撰写了大量的花鸟画教材,先后由天津杨柳青出版社、江苏美术出版社、上海美术出版社、苏州古吴轩出版社出版,在全国各地发行后引起广泛的关注和影响,全国很多绘画爱好者都是学习、临摹张先生的教材而步入艺术殿堂。

    早在70年代,张先生的小写意花鸟已经形成了鲜明的创作风格,曾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过个人画展。而在全国各地举办的个展,联展更是繁多。他的作品得到人们的喜爱,拥有广泛的爱好者和收藏者。

    张继馨先生的写意花鸟画,很大的一个特色就是画面上透露出浓厚的江南水乡生活气息。苏州的洞庭东西两山,盛产杨梅、枇杷、白果、红桔等果树,太湖水产也很丰富有白鱼、银鱼、白虾“三白”,还有其他各类鱼,蟹、鳖,水产作物有水芹、茭白、莼菜、芡实、莼菜、莲藕、红菱、芋艿等所谓“水八仙”,河泊野渚生长的芦苇、水杨、蓼花、浮萍、荷花,以及老屋上的瓦花、墙上的爬山虎、甚至常在泉水浸润的岩石上的鲜苔,水沟里的杂草和小鱼、地面石片上的裂纹和石隙边窜出来的无名小花等都是他用之不尽,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更不用说光福著名的梅花“香雪海”,天平山的红枫,东山的银杏、石榴树等。这些都是他最擅长的题材,且自觉站在书法书写性入画的立场,反复推敲,以求其形态、其色彩、其线条、其墨色之最佳表现。概而言之,花鸟与其生存环境结合。这样就无疑把写意花鸟画从传统折枝图式乃至狭隘的审美趣味中解脱出来,展现出一片生气勃勃,恢弘博大、丰富多彩的审美视野。我们在张辛稼60年代创作的花鸟画作品中就可以发现这样的创作取向,而张继馨先生正是一脉相承,沿着这条道路锲而不舍地继续走下去,而路程是极其艰难和曲折的。张先生曾在《作水乡题材花鸟画的体会》的一篇短文中这样写道:“花鸟画反映水乡题材,通过多年来的试探实践,觉得还不尽人意,因为花鸟画在表现上有她的局限性,只能体现水乡的某一局部,以特写形式去展现其美丽的景色和丰富的内蕴,往往是设想很好,结果难以奏效。不像山水画那样,可以宽银幕式地自由展开,在内容和意境上作广度和深度的拓展,因为她的可视面积要比花鸟画宽广得多。”因此,在探索过程中,他强化“水”在花鸟画中的意象,去刻画其深度,反映其特色,深化其意蕴,大做“水性”的文章。他说:“我曾创作过《春到船家》《浪翻惊鸟飞》《密荫媚清流》《冰消出镜水》《渴鸟啄冰开》《蒲流水禽立》《半夜水禽栖不定》《水暖花香竹叶肥》《池塘水暖水纹开》等等。那船尾上的破瓦罐里的月季花,正在春风荡漾中绽放,一对紫燕在划动的水纹上掠过;一只饥饿的鹆鴒鸟,正在融化的冰层上觅食,垂柳枝上也已点缀着新芽;明亮的月光,照映在丛苇间,使得宿禽夜不成寐;几只白羽缩颈闭目小憩在菰蒲间,似觉日长如小年。还有《短墙半露石榴红》《野藤蟠屋入窗罅》《墙头雨细垂纤草》《异花四季当窗放》《木叶草花深巷香》等,苏州的古老建筑,小径幽巷。乱砖堆砌的矮墙,藓苔斑剥的壁面,青藤穿越的花窗,都叙述散发着平平淡淡人们日常生活环境和诗意般的情趣,我自认为这样来表现水乡题材,增加了人们咀嚼回味。”

    其次,从张继馨先生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他对花鸟结构及活动姿态的把握十分准确到位,并用笔墨技法赋予其艺术形式的美感。这是小写意花鸟画之特色,亦是考量一个画家技艺水平高低的重要准则。我们从先生写的朴实的文字中可以感受到他在日常平凡的生活状态中,是如何观察身边环境的:“我常步行七里山塘和徘徊小巷深处,那古老的建筑,砖雕的门楼,各式的花窗,生满瓦花的屋面,都会吸引着我;幽巷中的石板路,在凹凸的石面上,有着不同变化的石纹,粗细疏密的块与线,如人如物、如烟如水,组织得多么自然生动,即使绘画高手,见后也会自叹莫及;古老青石井栏圈,像老人脸部那样,四周布满着深深的绳痕,似乎在诉说它历经岁月,剥落的石灰墙,砖缝中居然长出无名花草,还点缀几朵小花,在微风中摇曳,若是在向我点头相招。说明自然景色美的变换,会引起我的不同的感情流露,古人云:‘物色之动,心亦摇焉。’因没有感情,就没有艺术本身,艺术的创作,须发自作者的内在感情冲动,情动于衷,才能形之于外,寓理于情中。”“夏天我在溪边杂树中捕捉知了,再把它放在蚊账内,让它自由翔息,我躺在床上,观察它种种动态和多种角度的变化,默记于心,运之于笔;我在农贸市场,买了青蛙和各种秋虫,放在院内,每至雨天和晚上,聆听如管弦的蛙声和嘁嘁如诉的蛩音,在繁杂的城市中享受着田园野趣;由于画鹰不得其神,干脆买回一只雄鹰来饲养,天天相对而视,似有所得,笔下的形象,就会眼有神,爪有力,比原来画的要雄健得多;还记得有一年,在太湖西山写生,我带了几个学生,撑着一只小船,在一片生满菱角湖面,仔细观察它的生长规律,开花结实的特征,顺手还摘几个尝鲜。我画室的窗下植有牵牛花,入秋萝藤袅袅竟偷偷地从气窗空隙济入我的画室。我来者不拒,并作牵牛花横幅悬于壁间,使画的牵牛花和入室牵牛花混杂一起,真真假假莫辩。在花期,我清晨四时起来直至日上竿头,赏玩花开花落的情趣。以上这一切,都是我写生的对象和创作的素材,是用之不尽,取之不竭的,也使我在生活中增添了无尽乐趣。”正是在这种充满了生活艺术化的情调,流淌在画面叙事性内容之间,引起了观者情感的共鸣。

    在探索“江南水乡花鸟画”图式的过程中,张继馨先生还敏锐地感受到在笔墨的表现上,掌握原有的一套传统笔墨表现程式显然是不够的,面对水乡如此丰富的自然景观,自然造化又如此丰富多彩,千姿百态,因此,必然会去寻找新的笔墨表现形式,从而在传统的基础上带来新的变革。以此来鞭策自己勇于创新,突破陈式戒律。我们只要看他画的那些枯败的芭蕉枝叶,这是先生十分喜欢描绘的植物,呈现眼前的是纵横交错,杂乱无章的干枯线条乱成一团,然随着线条的节律舞动,可感知枯叶之结构意味,虽枯犹荣的倔强生命力量。而在枯败枝叶旁往往有从残存的根基上冒出的新芽,新芽墨线之柔软与枯叶线条之坚韧构成了生命意象之美。这虽然是庭院常见的自然景象,然在画家的笔下却蕴涵着自然界生命周而复始,春风吹又生的意味。先生强调绘画的书写性,不仅在枯败的蕉叶、荷叶,更在梅花的生长姿态中去发现线条构成意象之美。他不断尝试各种性格线条去表达梅花枝干的肌理质感以及姿态,用焦墨、淡墨、水墨等墨法去表现梅花或繁花似锦或疏影横斜之韵味,最终生成丰满生动的意象。

    再从先生作品形成的笔墨艺术趣味来说,既有大写意之豪放不羁的笔性、墨色,又有小写意之较为细致的形象勾勒,二者交织在一起,相互辉映。因此,从这个层面来讲,与其说是南北不同画风的结合,倒不如说是寓大写意态势于小写意的叙事性之中,丰富了吴郡小写意花鸟画的笔墨内涵,赋予了新的审美意象,似乎更为贴切。

    探索“水乡花鸟画”图式之艰难的情景,从先生的这段体会文字中可以悟得。“我喜欢画姑苏风光的景与物,有些题材从八十年代开始至今二十馀年,如明代文徵明手植紫藤、天平的红枫、东山的银杏、狮子林的白皮松,都反复画数十张,我都不甚满意还须要继续观察琢磨,因为很难表现它们的内在精神——神似。我也知道机巧必须心悟,不可目取,但心悟还必须有相应的技巧,如文徵明的手植藤,风风雨雨经历了数百年,老干横卧于地,又如拏龙跃起梢耸青空。平时翠蕤披阴,入春繁花临风;这种百劫不泯益见其荣的精神,不是一般的表现能奏其效的!天平的枫林不但气势轩昂,而且具五色,假若如实描写,未免色彩复杂易入俗;重霜后,则烂红一片,色若朝霞,但色与光和重叠层次。要达到“落落枫林红叶明”是有难度的;东山银杏如黄金铸象散发奇光异彩,又如鬼斧神工成为金秋一绝。树的质感,叶的色彩,要画得凝重坚韧,恽然耀目,追求和效果总有距离。狮子林的白皮松,干纹游动若篆籀,叶疏细如发梳,即使以书入画,运线粗细疏密相杂,施墨浓淡干湿互用,可是始终达不到物象纹饰的天趣自然流动随意。这些干木,均是百年之物,但老而益壮,在春露秋霜中,苍黄翻复、灿烂若锦而引人注目。艺术来源于生活,并要求高于生活;艺术出乎于情,所谓情动于衷,形之于外,寓理情中,但并不是真正能情至艺成,这里面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探索研究,再在实践中去完善的。”真是生命不息,壮心不已。张先生这种精神令人钦佩!

收藏新闻
画余随笔五个关键词
“传承——孔达达榜书作品展”开幕
名家书画造假只能是无解的怪圈吗
故宫将在宫外建新展馆 故宫文物有望常出宫见观众
“艺术品交易平台”做假:代理商买家都是员工扮的
寻找印象派及西方现代艺术的解读密码
摄影与现代艺术:社会与文化的问题
交互视野: 一场摄影与绘画的讨论
以文物看文明 以文明扬自信
饕餮砖拓记:风格质朴 独具一格
藏品推荐
元青花三顾茅庐
五牛中国红瓷瓶
明洪武官窑青花香炉
中华佛瓷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www.meishujia.cn,All right

外联部:北京市西城区琉璃厂南新华街31号天平商务楼408室 

邮编:100050 电话:010-83165886  010-86238118  18611689969
瑞宝斋画廊:北京市西城区琉璃厂南新华街临6—2号 邮编:100050 电话:010-81935076  18610177221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邮编:100052 电话:010-51252748  13366838869
 E-mail:meishujia2002@126.com    meishujia.cn@163.com   京ICP备05056048号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038(s)   7 queries

memory 7.774(mb)